IUCN宣布:白鲟灭绝、长江鲟野外灭绝

央视新闻客户端

欧洲时间7月21日14:00(北京时间20:00),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发布了全球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更新报告。 其中,白蛞蝓被宣布灭绝,长江蛞蝓在野外灭绝。

据IUCN官网最新报告显示,全球仅存的26种鲟鱼正面临灭绝的威胁。 名单显示,长江特有种白鲟(Psephurusgladius)已灭绝,长江鲟(Acipenserdabryanus)野外已灭绝,裸腹鲟已灭绝。 红色名录还提升了其他7种鲟鱼的保护级别。

根据IUCN全球鲟鱼重新评估,约2/3的鲟鱼种群处于极度濒危状态。 河流和淡水生物多样性对人类和自然至关重要,但全球淡水生物多样性持续丧失,河流生态持续恶化。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鲟鱼专家组主席阿恩·路德维希表示:“结果令人震惊和悲伤,但却在意料之中。评估表明,鲟鱼仍然无法摆脱‘世界上最受威胁的类群’的称号。”

报告称,在全球范围内,鲟鱼面临的主要威胁包括野生鱼子酱和鱼肉非法贸易带来的非法捕捞、阻碍其迁徙路线的水坝以及破坏其栖息地的不可持续的采砂活动。 产卵场和栖息地丧失。

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根据物种数量下降速度、物种总数和地理分布进行分类。 最高级别是“灭绝”,其次是“野外灭绝”、“极危”、“濒危”和“易危”。 。 此次推介的3条亚洲鲟包括白鲟、长江鲟和西伯利亚鲟自然种群。 前两种是长江流域的代表性水生物种。 中华鲟仍处于“极度濒危”级别。

极目新闻立即联系了IUCN鲟鱼专家组唯一的中方成员、中国水产科学院首席科学家魏其伟。

“白鲟的灭绝和长江鲟的野外灭绝给我们敲响了警钟,长江旗舰物种的保护任重而道远。” 魏其伟表示,长江中华鲟已连续五年没有进行自然繁殖监测,其野外生存状况令人担忧。 他说,比白鲟幸运的是,长江鲟和中华鲟得到了人工保护,但恢复自然种群还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今年5月,在魏其伟等人的倡议下,武汉中华鲟保护中心成立。 值得期待的是,随着长江保护战略深入实施,《长江保护法》正式实施,长江十年禁渔全面实施。 中华鲟等长江旗舰物种的命运有望迎来新的转折。

长江白蛞蝓最后一次被发现是2003年大年初一

2019年12月,魏其伟和他的学生张辉博士在国际学术期刊《综合环境科学》上发表研究论文,揭示长江白蛞蝓预计将在2005年至2010年间灭绝。

白鲟体型巨大,长达七八米,被誉为“中国淡水鱼之王”。 俗话说“千斤蜡籽,万斤大象”。 “腊子”指中华鲟,“象”指长江白鲟。 据说它能长到几万斤。

白鲟与长江中的中华鲟一样,是在距今1.5亿年前的中生代白垩纪时期幸存下来的极少数古鱼类之一。

20世纪90年代,魏其伟在宜昌河边拍摄受伤的白鲟

2003年大年初一,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的科学家最后一次救助一条长江白鲟,并对其进行放流和追踪。 但随后,船搁浅了,被释放的白鲟的无线电信号也消失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可能是人们最后一次发现长江白蛞蝓。 如果你失去了这条鱼,你就失去了整个物种。

自2003年以来,科研人员就没有再发现白鲟,人工养殖的​​个体也没有留下。 此前,人们还抱有一线希望。 “有渔民认为,长江部分水域仍有白鲟。”

半生与长江水灵打交道的魏其伟,第一次见到长江白鲟是在1984年,那是葛洲坝下的一条死白鲟。

“白鲟很大,很难喂养。” 1984年至1993年间,他救起了4条被困的白鲟,但只有1条被成功救回长江。

白鲟可能已于 1993 年功能性灭绝

2019 年 9 月中旬,上海。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专家组围绕长江白鲟等十多个欧亚鲟鱼物种的濒危评估,召开了为期三天的会议。 魏其伟、张辉参加会见。 此前,IUCN和国外专家多次争论应该宣布白鲟灭绝,但魏其伟始终不同意。

但这一次,魏其伟接受了白鲟已经灭绝的评估。 在多年监测无结果后,近两年,他和团队开始根据IUCN评估模型研究白鲟的现状,并得出白鲟可能在2005年至2010年间灭绝的结论,而且可能早在1993年就已经功能性灭绝了,即自然种群无法繁殖。

白鲟灭绝的结论主要是根据现场调查和白鲟兼捕记录的理论推导。 2017年至2021年,农业农村部支持“长江流域资源环境调查”专项工作。 全流域布置了65个调查站,20余家单位参与。 在2017年至2019年的野外调查工作中,没有发现白鲸。 理论推演主要根据1981年至2003年从80余份文献中收集到的210条白鲟的误捕记录,反推其灭绝的可能性。

IUCN如何定义一个物种的灭绝? “说白了,如果一个物种没有自然繁殖,并且该物种的寿命已经过去,期间没有发现个体,那么该物种就可以认为是灭绝了。” 魏其伟说,白鲟的产卵地在长江上游金沙江地区,从1991年开始就没有发现白鲟自然繁殖。1993年之前,就有白鲟被误捕的记录。每隔一两年一次,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人工饲养的白鲟最长寿命为29天

白鲟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是在2003年。魏启伟向集目新闻记者回忆:当年1月23日,他和同事在四川宜宾楠溪江河段救助了一条白鲟,并在其身上安装了超声波追踪器。并将其释放到长江中。 追踪船搁浅后信号丢失。 两天后,追踪船修好,但信号再次丢失。

“我们从坪山在长江口找到了上海,小快艇航行了整个长江干流和金沙江下游,6年间沿江搜寻8次,全部失败!伤心!” 魏其威感叹不已。

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长江三峡工程生态环境监测公报》显示,自2003年以来,已连续16年未发现活体白鲟。

“作为长江旗舰物种,白鲟的灭绝反映了整个长江生态系统的状况。” 魏其伟说,白鲟是长江上游繁殖的江海洄游鱼类。 葛洲坝的建设堵塞了白鲟的繁殖通道。 。 此外,航运、捕捞、污染等人类活动的增加,特别是长江鱼类种类的减少,已经无法支撑巨白鲟的生存。

“目前,还没有白鲟长期养殖的案例,也没有存世的人工养殖。” 魏其伟说,他饲养的最长存活期是29天。 这是2002年在南京江段打捞上来的一条白鲟。

为什么白鲟无法实现人工繁育? 魏其伟解释说:一是当时交通条件不方便。 在接到误捕的渔民的消息后,他们赶到了现场。 要求很高,需要充足的氧气供应。

“当我们有能力理解并帮助它时,它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魏其伟遗憾的说道。

长江中华鲟:30年共放流700万尾,5年未发现自然繁殖

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所长江水产研究所监测,2017年以来,在中华鲟唯一的天然产卵场葛洲坝下游的中华鲟核心保护区内,未发现中华鲟自然繁殖的迹象。连续五年。

“在上海长江口,这是幼鱼入海的唯一通道,监测没有发现什么。” 长江水产研究所一位研究员告诉积木新闻。

葛洲坝截流前,中华鲟产卵场分布在金沙江下游和上游600公里的河段内。 据报道有超过 16 个产卵场。 1981年葛洲坝截流后,原有产卵场全部丧失。 1982年,葛洲坝被发现。 一个新的产卵场形成了,至今仍是唯一的产卵场。

2013年,该产卵场中华鲟自然繁殖首次中断,2015年第二次中断。2017年至2021年,连续五年没有自然繁殖。 该物种野生种群的自我更新能力已经完全丧失。 近30年来,超过700万条鱼类被人工放流,但野生种群的自然繁殖仍无法恢复。

今年发布的《中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蓝皮书》指出,我国通过立法保护物种及其重要栖息地、长期大规模人工繁育放流、人工放流等方式,陆续开展了专门针对中华鲟的保护工作。群体保护和大量的科学研究等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但仍存在一些严重问题,如筑坝、航道建设和航运、水污染和城市化等,且各自人类活动的影响正在加剧。

蓝皮书指出:中华鲟野生种群的自我维持能力可能丧失,中华鲟基础科学研究投入不足。 人工保护能力建设亟待加强。

根据《中华鲟拯救行动计划(2015-2030年)》,到2030年,中华鲟自然种群有效恢复,建立中华鲟遗传库,到21世纪中叶,中华鲟自然种群中华鲟数量将大幅恢复,栖息地得到恢复。 当地环境明显改善,人工种群保护体系完善,种群稳定健康。

2022年5月21日,在魏其伟等专家的倡议下,武汉长江中华鲟保护中心揭牌。 这是武汉为长江生态修复而做出的速度,也是湖北为保护中华鲟而做出的行动。

“拯救长江中华鲟,当务之急是在洞庭湖与长江相连的支流重建适合中华鲟的自然栖息地。” 魏其伟说道。

中华鲟保护按目标可分为低、中、高三个等级:一是人工或迁地保护,能保持物种的延续性; 其次,自然人口可以持续,但其人口规模和地理分布远低于历史水平; 第三,野生种群和栖息地及其生态服务可以得到恢复和延续。

魏其伟表示,目前中华鲟已突破人工繁育、全人工繁育,保护该物种免遭灭绝理论上是可行的。 然而,人工种群的长期可持续性需要自然种群遗传多样性的支持。 因此,中华鲟保护的目标是确保一级目标的实现,努力实现二级目标,最终目标是实现三级目标。

(原标题《IUCN公布:白鲟灭绝、长江鲟野外灭绝》,原作者陈凌默,编辑李新阳)